咕咕贵族子书寒沙

这里子书寒沙。嗯……算是鸽子吧。一切看置顶吧

优哈米娜桑!这里子书寒沙叫子书或者寒沙都可以!
主混APH,省城拟,非洲师,全职高手
以及还有看过的别的番什么鬼灯啊宝石啊工作细胞啊小英雄啊之类的
你提一下说不定我们就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了x
是个身心纯正广东佬对那种早餐要一盅两件饭前一定烫碗完全吃不了辣的那种广东佬,坐标粤北s市|深圳|珠海
APH吃红色,花夫夫,味音痴。红色可逆不拆花夫夫独伊不逆不拆,味音痴我吃英米耶……
我永远喜欢耀耀【猛男落泪】
省城拟本命是闽闽和穗哥!!!人设是自己设定的x吃很多很奇怪的cp嗯……粤港澳,黑琼,桂黔,新蒙,陇青,中三角,川渝,秦豫,苏浙,沪皖,闽湾,鲁辽……大概就这些?
非洲师暂时淡圈因为真的太非了玩不下去了嘤嘤嘤
全职的话……是霸图死忠粉x
扩列来扩2998339635!虽然我死长弧但是我会努力不做弧鸽的!
最后比个小心心给大家

【乙女向|告白】我爱你

告白
和家乡君在一起吧
男孩子篇.上
王耀:请把你自己交给国家
【车费伙食费和九块钱结婚证费我出】
北京:你在嫌弃我说京片儿吗?或许我说话速度确实太快了。没关系,“我爱你”这三个字,我可以慢慢地,一遍一遍地说给你听。
【别的情话,我也可以说,只要你愿意听】
上海:看着我的眼睛,发现了吗,里面只有你。整个大上海的繁华与耀眼,比不上你对我浅浅的一笑。
【世事变迁,我的眼里只有你】
山东:我曾饱读诗书研究礼乐,我曾四处游历宣讲道义,我曾看过泰山红日冬雪霏霏,却没有任何一处美景比得上你,也没有任何一本书告诉我该如何爱你。请你教教我,我的爱人。
【愚笨如我,或许要劳烦你用一生来教】
澳门:我们打个赌吧。赌注分别是你与我。若我输了,我就把我的一生托付给你,若你输了……我就要你的一生。
【你会赢的,我怎么舍得让你输】
江西:就算爱你要像长征一样历尽千辛万苦,我也会用双脚一步步把这条路走完。即使险山峻岭,即使狂风暴雨,即使前路渺茫。
【我会走完的,因为这条路的终点是你的心】
黑龙江:冰天雪地中,有你足矣。
【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暖春】
辽宁:我是个爱惹祸的人呢,完全没有长子的稳重啊……你看,这次,我轻信了你个捣蛋鬼,让你闯入我的心留下悸动后逃跑了。
【我所受到的惩罚是爱上你,不过我心甘情愿】
吉林:一定是丰收后的高粱酒灌醉了我。不然,为什么我每次看到你,都会心跳加快,脸上发烫,不敢去看你的眼睛。
【或者,是我爱上你了】
湖北:有空调有暖气有游戏,有小龙虾有周黑鸭还有我,说你想说的做你想做的。如果这也不能让你停留,我也不介意重操旧业做个土匪把你抢回来。
【我的爱人和我的压寨夫人,你觉得哪个称呼更酷】

是韶关啊
那个旧时的省会曾经的GDP扛把子现在的老咸鱼【bu】

我设赣哥
配合上一篇观看效果更佳

【黒遍全中国|中华学院】纪委什么的不干了

我流ooc省拟向沙雕向学院设,赣视角
我真的是赣哥粉【我jio得赣哥家的猪脚饭真他妈好吃】
有赣湘cp向

1.
大家好我是王赣性别男爱好王湘……呸爱好搞搞小手工种种南瓜咸鱼一把。
现在,我在班里的位置,是纪律委员。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京爷一脸凝重地走到我面前看着我,严肃地说:“赣,我相信,陪了少主走过长征路的你,一定能帮我们班整顿纪律,恢复红军时的纪律性的。”
我当时还很开心地想原来我这么重要啊。

“赣那小子看起来比较单纯,骗他去当纪委准没错。”
是的上面这句话是王京原话。王京你垃圾人。
社会主义人绝对不骂脏话。
2.
我做纪委的时间不长,但是我感受到了我这个年纪肩上不该有的压力。
举个例子,王湘很嚣张地坐在你眼皮底下跟王鄂斗地主你是罚一个还是两个一起罚。
罚两个才公平可是我下不去手,罚一个我怎么做人?
呵,人类。
所以我选择了和他们一起斗地主。
嗯,炸王鄂的感觉真爽,湘你悠着点不要一开始就把好牌全打出来了,好我和湘又双叒叕赢了!
什么我是纪委?不听不听王八念经我除了一起打还有别的办法吗?
3.
王京今天在班级大会上一票否决了王粤一票否决王京一票否决权的提议,顺便一票否决了王粤吃饭前拿开水烫碗的权利。
等等这有点绕我分析一下,前面那个没什么主要是后面那个。
估计王粤被否决了很不忿决定反抗。
我再一次感受到了人生的艰难。
你想,秋高气爽,心情很好,推开班级门一看。嗬!王粤在课室里悠哉悠哉地拿开水烫碗旁边摆着一盅两件准备开吃。
我该劝阻呢还是不劝阻呢???
最主要是……王粤看见我,很开心地喊:“哎呀是赣哥啊来来来喝茶喝茶。”说着,弯腰,从座位底下掏出另一套餐具熟练拆开烫了。
……难受到头掉。
我正想开口委婉提醒一下她,她眼睛突然一亮:“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没关系不用怕王京。你要是敢报告王京我保证韶.关就是我今天份的晚餐。”
粤啊……韶关是广东省的啊……她既不是湖南的也不是江西的……
而且……你是要拿韶关……做煲仔饭吗?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吃。
【韶关:???我可能是个假市】
4.
王湘果然是我看中的女孩她来安慰我了。
她怎么这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猛男落泪】
虽然她后面跟着的王鄂跟她长的基本一模一样但是我就是觉得王鄂丑逼王湘宇宙第一美。
怎么了老子粉丝滤镜两千一百八十七层你想怎样?!社会主义粉丝滤镜您配拥有?您不配。
呜呜呜王湘开口了她的声线怎么这么好听啊啊啊啊!
“赣,那个,最近你当纪委了感觉你很忙的样子呢……”
我的内心:对对对超忙的我要你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恢复过来
我说出来的:“还好还好能为班级做贡献我很开心。”
“哇呜赣果然很具有奉献精神,我带了小龙虾,中午一起吃吧。”
我的内心:好好好好一起吃一起吃最好是那种超级辣的那样我就可以【停下这危险的想法】
我说出来的:“谢谢你,王湘。中午去食堂吃还是?”
王鄂那傻x突然插了句嘴:“我也要吃。”
cnm!老子和王湘开开心心聊天你插个屁的嘴!
我:“啊……随便。你想来就来吧。”
我,真是个虚伪的男人【哭泣】
5.
中午在食堂吃小龙虾。王湘很美,小龙虾很好吃,王鄂很不顺眼。
我在那里很淡定地剥着小龙虾,旁边放着瓦罐汤。
机智如我带了汤来。看,对面的王鄂没带。我十分开心。
待会王湘就可以喝两口我的汤了。
喝了我的汤就是我的人了.jpg
吃得正开心王京来了:“赣,那边出事了赶紧过去调和调和。”
???
这比我裤子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还过分。
我忍住了内心的mmp,放下小龙虾洗了手跟着王京走了。
走到半路还不忘回头看看我的汤。
……靠,王鄂把汤倒出来给王湘了。
……我还没达到我想要的目标啊……
“京爷!”我毅然决然地叫住了王京
“嗯?”
“这纪委爱谁当谁当,老子不干了。”

我爱沙雕
我是沙雕
最后1p是对粤姐的解释x
p1被催婚天津p2想写作业结果眼镜不见江苏p3好氪山东p4烫碗粤姐p5暴躁海南p6不知哪里黑龙江p7晋善晋美p8还是好氪山东p9玛丽苏
我还是爱他们的
话说到底要怎么搞合集啊嘤嘤嘤

作为一个文手,最失败的事,大概就是沙雕向比正文向热度高了

【中华学院】我可能进了个假社团

大概是……学院设?
沙雕向有玩梗我流ooc省拟

1.游泳部
部长王琼副部长王辽。一般是王辽干活王琼当吉祥物。
什么你竟然要可爱的琼妹妹干活你忍心吗呜呜呜
王辽深以为然所以接下了所有的活计。
老大您看我把所有活计都接下来了您能不能把蟑螂灭一灭?
王琼小手一挥:你干完再说。
最擅长的事情是高台跳水。曾经受到过校长王老耀的高度赞扬。
大概是夸的多了飘了,现在跳水姿势变成了露西亚式信仰之跃。
所以等部长跳水时所有人一起喊伏特加是一个很大的乐趣。
两人一上跳台整个游泳馆的【伏特加——】喊声响彻云霄。
……你们谁放这俩去跟王黑呆这么久的,又是谁放王黑去跟露西亚待这么久的?
什么是校长闭上你的嘴怎么可能是校长呢就算是也安静一点你还想不想在学院待下去了!
呵,人类
2.田径队
田径队也叫爸爸队。三个队长一出场,全部队员跪下喊爸爸。
“爸爸,跑的最快的有没有房子赏,实在不行赏个户口啊!”
王京闭耳不听王沪装聋作哑王粤抬头望天。
跑完再说。
什么要房子?好粤北山区限定。
哦……冷漠。
一般田径队队员是抽签决定今天跟哪个教练训练。
啊——!又到抽签的时候啦!
抢啊——沪哥名额先到先得跟沪哥跑跑的最佛跑完还有大闸蟹吃——!
抽到王粤的一般就是一生何求了。
呵,二十分钟跑五公里而已,苟一苟就过去了。
虽然王京是最中庸的那个但是喜欢他的人也不多。
京爷我错了我不要豆汁儿啊……我跑还不行吗为什么要为难孩子啊

3.花滑队
王吉怎么也是如花似玉【bu】大少年。个子高,长得靓,脾气还是最好的那一个。
你说这好好的少年怎么就去花滑了呢?花滑本来没什么。
可是等到开始滑的时候看见王吉穿着朝鲜族传统服饰对还有长袖和鼓的那种在那里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就很有问题了。
吉哥你教坏小朋友了。
所以整个花滑队都是特别活(跳)泼(脱)的。时不时配上东北二人转【bu】进行花滑训练。
3.校团委
校团委是官僚气【?】很重的地方。我们主要看三个人:团委秘书长王京,团委宣传部长王津,团委组织部长王冀。
按照食物链来看,冀是最底层的那位。所以所有的活都是王冀干。
什么团委秘书长干?怎么可以这样子呢团委秘书长把所有锻炼的机会都让给你你竟然不领情,现在的年轻人缺历练还不愿意干活,中国未来吃枣药丸啊唉
王京,不用为懒找借口。
王津呵呵一笑表示我是鸽子沽沽沽你交给我干我也干不完。
所以还是所有的活是王冀干。
王冀表示老子要辞职。
4.老年养生部
其实这个部门不叫老年养生部其实叫棋艺部,但是每次集会宛若老年活动中心举行益智(防止老年痴呆)棋艺大赛。遂叫老年养生部。
部长王濠镜可厉害了,在一次打牌中打出了十个王炸。
???我可能打了个假牌。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广姓人士说,王濠镜在澳门这个热带地区还穿长衫的原因是为了裤裆【不】藏炸。
她还补充说明了一下有一次她去摸王濠镜的衣服兜希望摸到葡挞结果摸出了十八个王炸九个个顺子十三个三带一。
副部长王渝也是个狼火。曾经无视了麻将规则连和【hu】十把,成功把半部社员吓到心脏骤停。
为了报复,社员王云在王渝去吃火锅时把她的锅换成了清汤锅并下了点云南特色食物。
不得不提一下社员王湘。王湘其实是被骗过来的。王鄂死缠烂打【bu】,发誓这里很好玩,把王湘拖过来了。
王湘来了之后发现确实挺好玩的。
特别是斗地主剩最后一张牌把牌摔到王鄂脸上时。
农民胜利的爽快。
5.川剧社
这个社团可以说是很神秘了。没人知道他们什么时间集会,没人知道他们练什么。只有在汇演时才能看到他们的英姿。
其实没什么,就是王川生活不规律所以带的整个社团都不规律了而已。
川剧社的社员咀嚼速度都特别快。
没人知道为什么。
社长王川也是很神奇,一生气就在社员脸上画熊猫头,还他么与时俱进的。
于是全校同学都知道现在流行什么表情包,只要看一眼川剧社的同学。
新闻社摄影部王嘉龙同学冒着生命危险带着他的祖传相机在川剧社训练变脸时拍了一张社长的照片。
嗯……
嗯……。
嗯……?
为什么王川的腮帮子在不停地动?速度还特别快?
难道川剧变脸脸上油彩靠吃来变?
王嘉龙感觉自己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要被杀人灭口了吗?
——tbc——

【中三角|湘赣鄂】星星

湘赣鄂三角
我流省拟有私设

part.1
王湘搓了搓被冻得通红僵硬的双手,抓起笔继续写信。“如果你能加入我们,我……”我会怎么样?她卡住了。敲桌子的声音惊醒了她,“我说,如果你打算守夜的话,我就先去睡觉了。”王赣说。“我觉得……他怎么都不会来了。”
“谁知道,我有感觉,鄂他一定会来参加战争的。”王湘耸耸肩,“你去睡前半夜,等会我叫你。”
王赣点点头:“行吧,记得叫我。”
王湘盯着灯看了一会,盯得眼睛生疼。她吹灭灯,拿上枪走了出去。
多久没看过漫天繁星了,自从开始打仗后?王湘看着星空想。小时候在湖边玩水,最喜欢的事除了泼王鄂一身水就是将水捧起希望能把星星也带起来。可惜的是一次也没有在手里留下一个星星一滴水珠。
异响惊动了王湘,她把枪上了膛,但那边并没有什么。她不敢大意,摸了过去。在确定那里真的什么都没有后她又回来了。
星星告诉她现在可以去叫王赣起来替她了。她抬头看了一眼星星,进了屋子。王赣已经起来了。他接过枪点了点头。她也点点头,躺回床上,闭上眼睛。
星星……王鄂的眼睛里也有星星。兄弟姐妹们都说王沪眼睛好看,眼型给王沪眼睛加了多少分有待商榷,王鄂有点下垂眼,眼型丑不拉几【她是这么觉得】,但是鄂的眼睛里有星空,即使在黑暗里似乎也是亮闪闪的,有一道永不泯灭的光。
她又想到自己给王鄂写的信。信里想办法劝他来参军。王鄂的回信有的幽默风趣,有的寥寥数语完结,但都表达了一个明确的意思:我是不会来的。你不用再劝我了。
王湘觉得愤怒,明明火就要烧到眉毛了王鄂依然不紧不慢的样子,她恨不得拿枪逼着他参军……如果真的可以……
想着想着,王湘睡着了。
part.2
王湘睡得不安稳。半夜迷迷糊糊地听见争吵声。
“我就看一眼,就一眼!”“一眼也不行,走!”“你一定要这么绝情吗!”“绝情的是谁?!给她希望又让她失望,根本不管她的是谁啊!”“你……”
好吵啊……是谁在吵呢……王湘不安地翻了个身。这一幕似乎以前也发生过。不过那是和平年代的事了。那时候王赣和王鄂天天吵嘴,她负责调解。“赣……赣?!是谁啊,是……鄂吗……别吵了。……”
争吵声停止了。王赣扭头看一眼王湘,对方似乎只是在说梦话。“出去说。”他上前一步,关上门。王鄂狠狠瞪他一眼,后退了一步。
“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王赣打断他。“你知道什么?”王鄂顿了一下:“……你们的艰难”
“既然知道,就不要过来添乱了。”王赣冷笑,再次上前一步。王鄂不由自主地也后退一步。
“算了,你把这个给她。”王鄂叹气,把挂在脖子上的玉佩取下,分开,把下半段给王赣。王赣没有接。王鄂手有点抖:“这本来就是她的……给她吧。”
王赣最终还是伸出了手接过玉佩。王鄂往房子看了一眼,转身走了。
天色已经微微发白,王赣看一眼天,走回房中。王湘在收拾东西,看见他,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王赣犹豫了一下,没有给出玉佩。
“他昨晚是不是来过?”王湘突然问。
王赣心里一阵抖:“谁……?”“王鄂啊。”“你……问什么这么问。”
王湘沉默了一下:“我梦到的。”
幸好不是看到的。王赣想着,回复道:“没有,你只是在做梦。”
王湘“嗯”了一声,转身走出门:“我去抽一根烟。”
王赣点点头:“别抽太多。”
他摸摸玉佩,决定丢掉,最后想想把它放在了自己衣服内兜里。
——tbc——

【苏浙苏】梦

王苏最近睡不好觉。睡不好觉头就很痛,头痛更睡不好觉,然后死循环。
一个星期下来王苏想去跳黄浦江了。
更令人难过的事就是最近事情多,不睡根本不行。
王苏开始试着吃安眠药听安眠曲。最后发现自己再加大计量估计就要挂在床上了。
————————
惨叫,断肢,鲜血,狞笑,哀嚎,麻木。
交织在一起,让人发疯。
这是南.京.大.屠.杀。
王苏狂乱地挥舞双手想阻止一切。手却软绵绵的,根本抬不起来。
“这是噩梦吗……不是噩梦,是啊……啊——!”
王苏一下子睁开眼睛,看到个人吓了一跳。
王浙也被吓了一跳:“苏苏你起尸不要像……不是,你起床不要像起尸那样,会吓到我的啦!”
什么,像起尸一样是什么鬼啦!王苏做了个鬼脸,倒回床上。王浙也挤进来。
“浙浙你不要挤我,我床小。”
王浙嘿了一声,王苏猜想这个时候王浙眼睛应该是透着狡黠的。
我也睡不着我们聊天吧。王浙说。
聊什么天!睡觉。王苏翻了个身,用背对着王浙。王浙没动静了。
她大概睡着了?王苏想,真幸福啊。
————————
拿着枪指着自己的王浙,蜂蜜色眼睛冰冷冰冷的。不得已举起了枪对着王浙,却无论如何都扣不下扳机。
有枪出场就一定会扣下扳机。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浙江……浙江……是我啊……”王苏呢喃
有什么从背后抱住了她,是王浙。
王浙嚣张到连脚都架在了她的腿上。王浙凑过来:“我在这里……不是说去西湖玩的吗……嗯……上海说要请我们吃生煎包我们不去了呀去跟我玩啊……嗯哼……”
她在熟睡,在说梦话。
王苏长长出了一口气,闭上眼睛。
一夜安眠。
我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是你的怀抱。有你在,噩梦都会变成美好的梦境。